夜玖

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 #特傳 冰漾 二創

       銀白色的月光透過窗戶柔柔地照進室內,兩側的窗簾隨著夜裡的微風輕輕翻動,窗邊的沙發上一道身型修長的人影,正低垂著眼睫摩娑著手上的紙頁,幾乎溶入月色的銀白色長髮伴著一抹紅隨風起落。

       一室寧靜,僅有書頁偶爾翻動的細微聲響,以及平穩地隨著胸膛起伏的呼吸聲,一旁的書櫃上頭坐著一道透明的白色身影,晃著光裸的腳丫子,從微啟的唇縫中流瀉出空靈優雅的旋律,歌頌著故事的美麗音色,將祝福遙遙送往未知的彼方。

       忽然幾聲細微的叩門聲打破了這份寧靜,窗邊的人抬起一雙紅色的眼眸望向房門,微挑的眉毛洩漏了一絲訝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將手中無聊隨手翻看的書合起,起身走向自己那被敲響的房門,拉開門,有些意外又不是那麼意外地看向自己的學弟。

       「有事?」紅眼淡淡地掃過對方顯得有些侷促的臉。

       「學長……我、我睡不著。」褚冥漾雙手緊了緊抱在胸前的枕頭。

       「你浴室的人偶又動了?」冰炎雙手環胸倚在門框上,挑眉看著面前這個半夜不睡覺跑來敲自己房門的傢伙。

       「不是……」褚冥漾偷偷瞄了眼冰炎的身後。

       「所以?」

       「…可以來你的房間睡嗎?」褚冥漾依舊是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。

       「給我個理由,不然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。」紅色的眼睛慵懶地微瞇著,盯著門外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「就算沒有理由也是你這裡涼快啊……」褚冥漾低下頭小聲地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「要說話就說清楚,聲音那麼小給誰聽呢!」教育般的口吻當頭砸下,原先就略有些冰冷的語氣又低幾分。

       「我說你這裡涼快我想在這裡待著!」褚冥漾抱著必死的決心般挺直背脊大吼出聲,說完話又鴕鳥一樣緊閉著雙眼等待冰炎的反應。

       「呵……」輕勾起唇角,冰炎露出一抹好看的笑容。「早點說清楚不就完事了嗎?」伸出一隻手將驚訝的學弟拉進房裡,反手將大門關上,走廊上又恢復了夜晚的寧靜。

       至於進房後倆人做了什麼,噓,冰炎正站在你背後,他看起來很生氣……噢不,他似乎心情不錯地勾著嘴角笑得正歡呢!

十分粉紅的一張新圖ouo

畫完一個眼睛快瞎了的節奏orz

學長唷喔喔喔喔喔喔///((←此人已瘋。

只是線稿,上色完成不知道還要等多久..(汗

學長超性感!!!(走開^^;

《夢》特傳同人 冰漾

**食用警告**

#作者妄想有

#不知道到底是虐文還是甜文(汗..

#新手寫文還請多多指教_(:3 」∠ )_

#學長霸氣形象略崩壞、雷者右上叉叉請善用( ´; ω ;` )

#廢話結束以下正文

  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「褚!」他的雙眼瞠大。

 

胸口好痛…似乎是剛才一個恍神,被敵人開了一個洞…。

 

「可惡…去死吧!」此刻的他臉上帶著少見的慌亂,眉頭緊皺著,手上的長槍不斷揮出,每一下都充滿狠勁,且精準的命中對方要害,沒幾下便把眼前的敵人一掃而空。

 

「褚!撐著點!我現在就送你回醫療班!...」他衝過來扶起我的身體,微微發著抖的雙手小心翼翼地抱著我,卻在看見我身上逐漸發黑的傷口後沒了聲音,有些呆滯的發楞。

 

「不…必了,學……長,那…把刀咳!......有很重的詛咒之力,身體裡的毒…已經…沒辦法…解開呃!...了……」身體已經逐漸無力,我慢慢地抬起手,放在他那急於想轉移我身上的傷口的手背上。

 

「不准說話!你給我閉嘴!」他有些激動地揮開我的手,那雙美麗如寶石的紅眼泛著水光,看著我。

 

「咳!咳咳…唔…」胸口湧起一股溫熱的液體,從口中衝出,一股濃稠的鐵銹味瞬間充滿口腔、鼻腔,甚至從嘴角溢了出來。

 

「喂…喂!給我保持清醒!眼睛給我打開!不許閉起來!」他愈顯激動地搖晃著我的身體,積蓄在眼眶裡的淚水也止不住似地流出,滴在我的臉上。

 

「我…以褚冥漾之名…藉妖師先天之力…詛咒!咳!咳!詛咒我與冰牙族三皇族之子,颯彌亞・伊沐洛・巴瑟蘭,在未來的每個時空中…仍舊能夠再次相會…並結合……」躺在他堅實的臂彎裡,我安心地道出心底最深的期望。

 

一隻黑色的鳥從我的胸口疾飛而出,向上飛高,尖聲鳴叫過後便飛向天際,帶著我的詛咒之言離去。

 

黑鳥飛出不到三秒,一股血腥味又再度湧上喉嚨,腥紅的血液自口中衝出,這次噴得他一胸口全是血。

 

「拜託…我求你!別再說話了…不要!不要再說了…」他將我抱得更緊,淚水如細雨般落下,銀紅的髮絲隨著他的搖晃而晃動著,是如此的美麗……。

 

可惜我再也看不到了。

 

逐漸模糊的視線、抓不清的焦距、聽不清的聲音、飄遠的意識。一切的一切,都讓我清楚明白地知道自己的生命正在迅速地流逝。

 

再也看不見他那雙緋紅的眼睛;再也聽不見他用那清亮的聲音罵我是腦殘、在我耳邊低語愛意;再也感受不到他那有力的臂膀環住我的身體、或那盈滿憤怒的拳頭在即將爆在我腦後時瞬間收斂的力道……。

 

再見了……我愛的你。

 

--

倏然驚醒,我的眼睛瞪得老大,第一眼看見的是熟悉的天花板,窗外微亮,轉過頭看了眼時鐘,凌晨五點五十分。

 

看來似乎睡不下去了啊,還是起來吧。

 

輕手輕腳地掀開被子,看了看身旁那長髮散落在床上、雙眼依舊閉著的人,深怕吵醒他,我慢慢地離開床舖。

 

下樓到了廚房,我替自己倒了杯水,靠著流理臺喝了一口,開始發呆。

 

腰間突然一緊,一股熱氣呼在我的脖子上,讓我癢得縮了一下。

 

「在想什麼?」學長唇貼著我的頸子問。

 

「在發呆。」

 

「那你一臉難過的表情是怎麼回事?我也要喝水。」說著拉過我的手喝了一口杯子裡的水。

 

「…我做了一個離開了你的夢。」我的表情有那麼明顯嗎?我往他懷裡靠了靠。

 

「那只是夢。」安撫似的,他輕吻我的眉角。

 

「我知道…可是我還是覺得好難受、好難受……」皺起眉,我想起夢中的淚水,他的淚水。

 

「……。」他的手臂環得更緊了些,無聲地傳達他的心疼。

 

我放下手中的杯子,轉過身也抱住了學長的腰,把頭埋進他的胸膛裡。

 

「在夢裡,你哭得好傷心,我不想看見你為了我…那麼難過的表情……」我搖了搖頭,彷彿這麼做就可以忘記那雙盈滿淚水的紅眼。

 

「忘了菖閣殿下說你能長命百歲了嗎?在那之前我們有很多時間可以在一起啊,想那麼多做什麼?

放心吧…即使精靈的生命再長,在你的結束時,我也不會讓你一個人離開、獨自一個人活在沒有你的世上,所以你不會有機會看見我為了你的生命消逝而掉淚的,我會笑著和你一起走……」他的薄唇抵著我的頭頂,一手輕撫我的頭髮。

 

他的動作、他的言語有多溫柔,我的眼淚就掉得有多兇……無法抑止似地抽顫著肩膀,我在他懷裡一個勁兒的哭著。

 

太溫柔、太動人、太犯規了……黑袍就可以這樣開掛賺人眼淚嗎!?

 

「怎麼哭成這樣?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?再哭我就吻到你再也哭不出來喔……」學長嘆了口氣後輕輕吻去我的眼淚,薄唇沿著淚痕從眼皮輕啄到下巴。

 

「學長…」我想說些什麼。

 

「叫我的名字。」他低啞著聲音道。

 

「亞…我愛你。」

 

「我也愛你。」

 

只是一句話,然後……沒有然後,剩下的愛語早已被彼此的吻吞沒,獨留下愈見急促的喘息,與激情跳動到彷彿都要停止的心跳聲,迴盪在早晨寧靜的空氣裡。